铠甲勇士迪迦

懒癌末期脑洞患者

百越那些事(十)

※主百越天团

※CP:天泽x驱尸魔/焰灵姬x红莲

※画风多变,时间线混乱,想到哪写到哪

※不定期更新

(私心打个非良tag)

上一章→(九)


时历八月初七夜  新郑城

华灯初上,主城街上人群熙攘,灯火通明,一派热闹非凡。


“小心,来,慢些。” 韩非一手扶着红莲,登上了岸边的玲珑画舫。

“知道了哥哥,我又不是小孩子了,先顾好你自己吧。” 后者在甲板上站定后不满道。

韩非无奈一笑,正对上来人的目光。

“咦,小良子早就到啦。” 红莲转身惊讶道,被韩非轻斥了一句没大没小。


“公子,红莲殿下。” 

船舱里走出了一袭青衫的少年,微微向二人行了一礼。

“知道公主殿下要来,一早便托人准备了殿下喜欢的点心,早已恭候多时了。”

“唉,子房好生偏心,明明我也要来的。” 韩非故作委屈道。

红莲默默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张良掩唇一笑:“美酒佳肴自然都少不了,二位请吧。”

待三人在舱内坐定后,小船才缓缓驶离了岸边。


秋水如练,宛若一条凌波玉带,随意穿过新郑城区。此刻兰舟轻摆,自水面推开一道碧纹,不紧不慢,徐徐前行。


红莲埋头吃点心,时不时看一眼外面的景色,与张良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

韩非最近总觉得她哪里不大对劲,听下人们说,公主每日苦练剑法,甚至还挑水劈柴,这换作从前可是做梦都不敢想的事情......突然刻苦倒也罢了,非要说哪里不对的话,似乎安分得有些过了头,平日与人嬉笑打闹并无异常,私下里却时而发呆出神,对着一棵树一池鱼都能看上半天,就连这次还是看她闷在宫里几天见不着人,自己才提议要带她出宫散散心。

唉,女儿家的心思着实难懂,连博学多才的九公子也不禁感慨起来。兴许是情窦初开,收敛了性子也未可知,亦或者……与这次百越作乱有关?每每念及此处,韩非心中便难以自制地生出一阵愧意。


韩非不动声色的呡了一口酒:“红莲,这些糕点可还合你的口味?” 

红莲刚往嘴里塞进一块绿豆糕,拍了拍手上的残渣,含糊不清道:“还不错吧,比御厨做的差了点。”

韩非苦笑道:“那自然是比不上宫里的手艺……你慢点吃,别噎着。” 一旁的张良赶忙倒了杯茶推到她面前。

红莲就着茶咽下了嘴里的东西,满足的喟叹一声:“父王听闻我要跟你一起出来,一开始还不同意呢。” 言下之意是王上不放心他,生怕自己的宝贝女儿再遇上什么不测。

韩非不甚在意地打了个哈哈,只笑称公主殿下肯屈尊赏光真是莫大荣幸,今后定当时时警惕,护公主周全。

“这还差不多。” 红莲得意道


“不过,九哥是该与你赔个不是。” 韩非面上笑意依旧,眼中却难得一见的认真。

“若不是我,你也不会……”

张良闻言偏头看向他,没有说话,红莲则直接敛了笑容。

“跟哥哥有什么关系,明明是我自己跑到冷宫去的。”

身旁二人皆是一愣

红莲哼了一声,握着茶杯的手缓缓收紧:“再说若不是九哥你,我和太子又怎能毫发无伤回到王宫,那日在朝堂上,他们分明……”

“殿下。” 张良朝她轻轻摇头,而后状若无意的看了一眼船外。

红莲恍然意识到自己方才的失态,匆忙将目光移开,小声嘀咕道:“总之……我自己闯的祸,不怪哥哥。但父王若这样便不准我出宫,不是因噎废食么?”

“哈哈...…妹妹说得是,倒是我这个做哥哥的多虑了。” 韩非暗暗松了口气,看来红莲并未因此留下什么顾虑,如此便好。

“不过话说回来,这才几日不见,妹妹当真让我刮目相看,说话都学会引经据典了。” 韩非抚掌一笑,顺势转移话题,开始揶揄起她来。

好啊,居然敢嘲笑自己,红莲愤愤地转过头去不再看他:“我哪有,一定是刚才被小良子带偏的。”

“我?” 无端被转移火力的张良满脸都写着无辜,待反应过来后调皮地眨了眨眼:“……想来是近日与韩兄来往过甚,耳濡目染所致吧。”

得,转来转去还是自己的错。韩非不禁后悔起方才的话来,瞥见两人在一旁偷笑的得逞样子,只得苦笑道:“你们还真是我的克星......”

张良笑意盈盈:“应该说红莲殿下不愧是韩兄的亲妹妹,能言善辩也是情理之中。”

“不敢当,比不得你们俩琴瑟和鸣。”

 红莲一向心直口快,这些日子又一直闷着一口气,今夜好不容易抓住两个撒气桶,便直接把心里想的说了出来。

张良手上动作一顿,倏然睁大了双眼,只当她少不更事,一时也不知如何开口。

韩非直接一口酒呛了出来:“妹妹……这个词不是这么用的。”

红莲暗暗得意,不再理会气氛微妙的两人,起身出了船舱。


不知不觉月上中天,墨色水面倒映出岸上的万家灯火,倒是衬得天际云淡星稀。岸边不时漂来星星点点的彩色河灯,轻舟过处搅碎一梦迷离。远处隐隐传来管弦笙歌,船已行至闹市,驶出了狭窄的水道,眼前便豁然开朗起来。

红莲半倚在船舷上,一手拨弄着水花,将那些漂来的河灯推至远处,以免它们被船撞翻。


“我们也去放河灯吧,如何?” 

还有几日便是中秋,城中百姓贯会制作一些应景的玩意儿,韩非见她兴意阑珊,故而提议道。

红莲懒懒的扫了眼最近的一盏,眼中闪过一丝不明的情绪。

“好……”


船在桥边缓缓靠了岸,桥下正好支了个小摊,红莲过去看了一圈,挑中了一个红色的莲花河灯,张良踟蹰片刻,也拿起了一个紫色的。

“韩兄不一起吗?”

韩非盯着他手里的紫色河灯,眼底笑意深邃:“你们放吧,我就不凑热闹了。” 

“哥哥真是无趣。” 红莲白了他一眼,径直拿着自己的灯向河边走去。

“红莲你等等,别乱跑啊!” 韩非还想问那小贩借支笔,谁知她直接就走了。

“走吧,韩兄。” 张良小心翼翼地捧着燃起的河灯,腾出一只手扯了扯他的袖子。

“不把愿望写下来么?” 韩非转身向他投以询问的目光。

张良微微摇头笑道:“心意所至,不必拘泥于此。”

眼前少年面冠如玉,如视珍宝般捧着那盏小小的紫色莲灯,此刻整个人都笼罩在一片暖黄之中,落到眼里竟成了一瞬的贪恋。

“也好,走吧。” 



“韩兄真的不放?” 张良在岸边站定,手中浅紫光华流转,与九公子倒是甚为相衬。

“子房替我放就行。” 韩非垂眸一笑,千言万语皆化为莲心一点烛光,随风摇曳在二人眼底,照亮一方月淡潮平。


同心同愿,同赴前尘。

人之一世,不免随波逐流,颠倒浮沉。正如这尺素莲灯,或烟硝灯烬,或覆水飘零。只是人心较河灯之重,重载平生,以心为梦,燃梦为灯,惟愿一缕青灰入世,纵然只有一瞬光明。


 红莲看着河灯渐行渐远,犹豫再三,终于还是从怀里取出了一样东西。


“有人......让我把这个转交给你。”

“嗯?什么东西?” 韩非凑近疑惑道

红莲递给他一方绢帕,里面似是包了什么长条状的物件。

“别问我,你自己看就知道了。”

韩非接过后打开一看,是一支造型奇特的木质发簪,雕刻工艺浑然不似中原样式。韩非皱眉沉思片刻,猛然回想起第一次见到这支发簪的主人时,熊熊烈火席卷整座大殿的震撼场面。

韩非与张良对视一眼,各自看到了对方眼中的疑惑,正欲向红莲细问时,才发现她不知何时上了回王宫的马车,此刻已经走出十几步了。

窗帘掀起,一只手从里面伸出来随意挥了两下,权当是作别了。


而后几日,无论韩非如何旁敲侧击也问不出任何东西,包括那支簪子如何到了她——红莲公主的手上。


韩非坐在紫兰轩的雅室里,看着手中的簪子,内心已然渐起波澜。

他那尚未及笄的妹妹告诉他,自己平时不喜过问朝堂之事,却并非一成不懂。自从出了那件事后,她便知自己已无法置身事外了,只望哥哥莫要欺瞒自己,一人独自承担,今后若有帮得上忙的时候,尽管吩咐便是。

韩非有些疲惫的阖上双眼

如今流沙所谋之事不可谓不凶险,而红莲身为王室公主,一国之君的掌上明珠,实在不该卷入这些权力角逐之中。覆巢之下,安有完卵,这个道理他何尝不懂,如若真有那天,自己定然拼尽余力也要护她平安无忧。至于这些营谋庙算、逐凶涉险之事,就交由自己来做吧。


聚沙成塔,集腋成裘

所幸,他并不是一个人



 

评论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