铠甲勇士迪迦

懒癌末期脑洞患者

百越那些事(七)

※主百越天团

※CP:天泽x驱尸魔/焰灵姬x红莲

※不定期更新

※画风多变,时间线混乱,想到哪写到哪


上一章→(六)


红莲做了一个梦

梦里她执剑提灯,独自徘徊在花园弯曲的小径上。

没有暗无天日的石室牢房,没有狰狞可怖的虫蛇鬼魅,风过无声,拂了一树落影惊鸿。

这一定是梦吧

红莲心下了然

即便是在梦里,自己也还是走不出这座宫墙。

她漫无目的地走着,身后是渐行渐远的雕梁画栋,亭台榭阁,还有阶前檐下彻夜通明的琉璃宫灯,明明灭灭,斑驳了来时的路。


清风吹落鬓边残花,不及她回首怔然,便看到了那个树影斑驳间的身影。

有谁会出现在自己的梦里

九哥?

不对。红莲当即否决了这个答案

他不该属于这个王宫,不该困于这里,不该出现在这样绮靡缥缈的梦里。

疏缓节兮安歌,陈竽瑟兮浩倡。他所到之处合该击节颂歌,流芳万里。

她九哥哥胸有沟壑,心怀千秋,岂是池中之物。即便他们是亲密无间的兄妹,自己也总是猜不透他在想些什么。

说起来这次若不是她乱跑,也不会被天泽抓去,平白连累了九哥。

红莲叹了口气,继续向前走去。


那是他么,那个数面之缘,少年老成的白发男子。

那人和他的剑一样冰冷,明明对谁都一脸拒之千里,却让人忍不住想要进一步窥探那个眼神下的秘密。

红莲不禁放慢了脚步,生怕惊扰了这个安静迷离的梦。

你到底

是谁呀


那个诡秘的身影似乎也在缓慢前行,与她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让人始终无法看清真实面目。冥冥中似有一只无形的手,将人引向未知的远方。

红莲渐行渐远,眼看自己踏上了斑驳的石桥,再次来到那座荒芜的冷宫。

湖心岛面上一树残花落雨,纷纷扬扬飘落在湖面上,扰乱了一池秋水涟漪。


还要继续向前吗

红莲犹豫了,回首眺望那座宫城,只有无尽的沉寂与黑暗。她不敢回头,不能回头了,无数条面目狰狞的毒蛇正如潮水般蔓延过来,草丛里,石缝里,湖水里,顷刻间泛起了森森绿光,冷血动物的嘶叫声此起彼伏,如同月下鬼魅般张牙舞爪着向她游来。红莲尖叫一声向前跑去,再也顾不得半分害怕,只想着逃离这个地方,越远越好。

她跑上了湖心的九曲廊桥,跑到了湖的中央,发现没有蛇跟过来,这才靠在柱子上喘起气来。红莲绝望地闭上了眼睛,再次睁开时,身边的一切已然变了模样。


这是哪

红莲蜷起身子抱住了双臂,一行清泪从面颊滑落,几乎在瞬间凝固。她不敢再哭了,眼前不复银湖映月,断壁残垣,只有一望无际的冰天雪地,滴水成冰。

好冷啊,这个梦怎么这么真实……

红莲朝手心哈了口气,牙齿微微颤动着。

不行,不能留在这里等死

红莲咬咬牙,几近疯狂地奔跑起来,没有目的,没有方向。她不知疲倦地跑着,猛然发觉前方出现了一道异样的光芒,不同于周围的肃杀萧索,那是烈焰,是阳光,是冰天雪地里的一线生机。

红莲又惊又喜,连忙加快了脚步,待她抵达这片雪色荒原的尽头时,一切才刚刚开始。

这里的确已经到达了尽头,再向前半步便会坠入万丈深渊。而那个名为希望的光芒,此时此刻正肆意灼烧着她的双眼,以毁天灭地之势席卷而来,将人拉入修罗炼狱。

红莲无意识地后退了几步,怔怔地俯瞰着整个化作火海的新郑王城,冲天火光染红了半个苍穹,她却如同被一盆冰水临头浇下,寒彻骨髓。

红莲跪坐在断崖边,随着一声楼阁倾倒的轰然巨响,陷入了无尽的黑暗之中。


梦魇惊醒黑暗,打破了子夜的沉寂。

红莲直挺挺躺在柔软的大床上,双眼圆睁,木然的盯着帐顶纱幔透过的一线月光。

是梦

半晌,红莲总算缓过神来,发现枕头已然湿了大半,她皱了皱眉,翻身向另一边挪去。

黑暗中似乎碰到了什么东西,红莲后背一僵,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耳畔一声轻笑,那个“东西”直接从她后背贴了上来。

一方轻罗纱帐里,淡淡幽香悄然而至,红莲屏住呼吸,那缕飘渺的幽香就拐着弯钻进了她的脑子里,无处可逃。


“做噩梦了?公主殿下。”

熟悉的轻声低语萦绕在耳畔,犹自屏气的红莲终于憋不住大口喘息起来。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身后那人低笑一声,挑起枕边一缕散落的发丝轻嗅道:“公主殿下希望我在哪里,我就在哪里。”

说罢朝她耳边吹了口气,借着月光满意的看到少女脸上泛起了如雾云霞。

“焰灵姬,你,你不是被——” 红莲忽然想起什么似的颤栗起来,整个人蜷缩成了一团。

“怎么了?” 焰灵姬面色一变,探过身去看她。

“冷……” 红莲颤抖着扯紧了被子,似乎又陷入了什么梦魇之中。

焰灵姬打了个响指,空气中突然蹭蹭冒出了一团火焰,借着火光,焰灵姬看到她眉头紧皱,额上冷汗涔涔,嘴唇也隐隐有些发紫,当真像被冻着一般。

“别怕。” 焰灵姬伸手覆上了她的前额

良久,红莲渐渐放松了身体,只觉得寒冰散去,全身都沉浸在一片温暖中。

“没事了,别怕。”

昏黄火光之下,红莲眼睫微颤,像极了一只余惊未定的小兽,焰灵姬低头注视着她,为她整理鬓边的散发。


“火!不要……” 红莲吓了一跳,一头躲进了她的阴影里,抬手遮住眼睛不停地摇头。

焰灵姬再一挥手,火焰应势而灭,整座寝宫重新陷入了黑暗。

似乎是真的累了,红莲闭上双眼小声抽泣起来,手中还攥着不知谁的衣襟。

焰灵姬在她身旁躺下,一手覆上她的后背轻轻拍了起来。


长夜漫漫,窗外虫鸣渐低,似乎也不忍打破这份宁静。


红莲大概哭够了,半阖着眼昏昏欲睡,鼻尖萦绕着不知是睡莲还是女子身上的兰香,窗外月色还那么亮,那么的温柔。


等红莲再次醒来时,依旧躺在寝宫熟悉的床榻上。

天光大亮,日上三竿。

一切仿佛真的只是一场梦

她想起来了,前夜在城郊树林里,九哥出奇制胜,大败天泽,自己和太子总算平安回到了宫里。


听说那个女人被血衣侯所俘,不知现在处境如何。

红莲翻了个身,她与白亦非不甚熟悉,寥寥几面也不过是在宫宴之上。只听闻当年他在百越一役中一战成名,从此加冠封侯,平步青云,如今更是掌管韩国十万铁骑,连父王都要忌他三分。传闻此人性情淡漠,行事古怪,且面无血色,容颜不老,远远看上一眼便如坠冰窖,不知练的什么秘术邪功,焰灵姬若是落在他的手里,只怕没有好果子吃。

红莲想起梦里那双摄人心魄的眼眸,巧笑倩兮,呵气如兰……耳根不由自主的红了起来。

可恶,我怎么会突然担心一个敌人。少女气急败坏地将脸埋进了层层锦被中,后来干脆一把扯过盖住了头顶。

自从九哥从桑海回来后……不对,或许应该更早一点,整个韩国都开始变得不太安宁起来,鬼兵借道,百越作乱,此间种种……即便她平日里再如何不谙世事,此时也该明白些什么了。

这个韩国,不知还能供她娇纵撒泼多久。


夏末秋至,连风中都夹杂着丝丝缕缕说不清道不明的寒意。红莲披衣起身,双手撑在窗沿上,就这样静静的眺望着整座宫城。

寝宫过去便是御花园,恰逢多事之秋,宫墙里花开得倒是好。再向西……便是那日自己被掳走的前朝冷宫。

啊……差点忘了!

红莲一拍脑袋,登时懊恼起来

明明说好今天下午的


“你,把我那件新裙子找出来。”

“你去把我的剑拿过来。”

“还有你,快,我要梳个新发型。”

  ......

“是……” 

一旁随侍的宫女连忙四散开来。

红莲公主如此着急的样子倒是少见,可把宫中上下吓了一跳,纷纷打起十二分的精神,生怕有所耽搁触了霉头。


“等等!”

红莲小跑的脚步停在了寝殿中央的青铜鱼缸前。

方才火急火燎的宫人们十分默契地停住脚步,离得最近的趁机瞧了一眼,心中暗道不妙。


鱼缸,鱼,水,一切都很正常。

除了水面上不知何时冒出的一朵小小莲花。

莲花本不稀奇,清水出芙蓉,更为一池金鳞平添生趣。宫里栽种的多是粉白相间的子午莲,红莲尤其喜爱的颜色。只是现在早已过了莲花盛开的季节,而此时此刻出现在众人眼中的也并非寻常莲花。

那是一朵鲜红欲滴,含苞欲放的烈火红莲,云淡风轻的静卧在微澜的水面上。


“奴婢该死,这就……这就搬走。”  

事出反常必有妖,何况还是公主最不喜欢的颜色。一旁的宫女面色一白,朝其他人使了个眼色,便欲上前将鱼缸抬走。


“算了。” 

红莲沉默的站在鱼缸前,看不清此刻的表情。

宫中上下鸦雀无声,一时间只闻窗外风吹叶落,秋意盎然。

“留着吧。”

红莲凝望着水中那抹与众不同的红色,良久,终于撇过了头。


谁也未曾意识到,一株红莲,在自己离开的这些天里,悄然开放。







评论(14)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