铠甲勇士迪迦

懒癌末期脑洞患者

【天九娱乐圈】七夕番外#真心话大冒险(上)

#背景:娱乐圈AU
#CP:非良&一点点焰莲

赶在七夕节的尾巴先发一段

下一章→(下)


(上)


农历七月初七   19:30    紫兰轩高级会所


正值晚饭时间,酒吧里人还不多,几个员工各自忙碌着,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紫女坐在吧台后擦杯子,见韩非推门进来,身后还跟着张良和红莲。

“哟,今儿是什么风把非公子吹来了。” 

“我可没看天气预报,子房你说呢?” 韩非径直坐到了吧台前,回头笑道。

“东北风3-4级。” 张良面不改色,也坐到了他旁边的位置上。

紫女笑着白了他一眼,对一旁的红莲笑道:“大小姐也来啦,想喝点什么?” 

“啊?我都可以。” 红莲第一次在晚上进酒吧,此刻正好奇的左右打量。

“别给她喝酒就行。” 韩非补充道:“我们嘛......老规矩。”

“哥哥你也太偏心了,凭什么小良子就可以喝。” 红莲不满道

“子房已经成年了。” 韩非啧了一声,抬手敲了下她的额头:“严格意义上来说,你——也就是未成年人,不允许进入酒吧。”

“你讨厌!” 红莲一把拍掉他的手,自己趴到一边郁闷去了。

张良无奈的看了他们一眼:“......我喝果汁就好。”

紫女笑着摇了摇头,转身调酒去了。


“唉,街上都是成双成对的,也就我们这群单身狗七夕节还在泡吧了。” 韩非无聊地把玩着吧台上的开瓶器,坐在高脚凳上转圈。

“冲你这条件,想过个七夕不是分分钟的事?” 紫女将酒倒进摇酒壶,有意无意的瞟了眼张良,后者正专注的看着她调酒,没有发现韩非脸上转瞬即逝的尴尬。

韩非看了眼身旁的少年,轻咳一声:“我觉得目前这样......挺好的。”

紫女意味深长的笑笑,脸上就差写着几个大字——你开心就好。

“对了,卫庄兄呢?别告诉我他今晚有约啊。” 韩非伸长脖子左右寻觅,可惜并没有看到人。

“你觉得呢?” 紫女一脸你别逗了的表情:“在楼上呢,你们先上去吧,酒好了我再端过去。”

“也行。” 韩非点点头,三人一道上楼去了。

 

二楼相对安静许多,除了包厢外便是一个装修雅致的小型露台,上面只有一张稍大的桌子,配了沙发和遮阳伞,坐下可以看到酒吧大门和楼下的街景。

卫庄此刻就在这里

 

“好啊卫庄兄,早看到我们来了,也不下去打个招呼。” 韩非径直走了过去,当然没指望他真的下楼打招呼。

紫兰轩处于繁华地段,从二楼露台可以看到一街之隔的广播电视塔。卫庄原本站在栏杆前发呆,听到动静后才回过了头。

只见红莲十分乖巧的朝他打了个招呼,韩非确认过眼神,是他这个亲哥哥没有的待遇。

“大家都是单身狗,你就别耍酷了,赶快坐下吧。” 韩非招呼他们落座,俨然一副常客的样子。

卫庄不想跟他说话,径直坐到了沙发内侧,眼神依旧飘忽在露台外面。

“他是真的酷。” 韩非凑到张良耳边低声苦笑道。张良也忍不住偷笑,用手肘捅了捅韩非,示意他赶紧坐下。

红莲小心翼翼地坐到了卫庄旁边,一扫平时的飞扬跳脱。

唉,真是女大不中留。韩非摇摇头,只得在心里暗暗抱怨。


“各位久等了。” 紫女推门进来,身后还跟了一个端着托盘的女孩。

“原来弄玉也在啊。” 韩非惊讶道:“刚才在楼下都没看到你。”

“韩大哥好。” 弄玉微笑着打了个招呼:“刚才我在厨房,没注意到是你们来了。”

“诶,现在也不晚。” 韩非又拖来了两张椅子:“弄玉,还有紫女姐姐,快一起过来坐,今晚我请。”

“呸,谁是你姐姐,我有这么老么?” 紫女瞪了他一眼,一旁的红莲和弄玉看好戏般偷笑起来。

“好好好...我错了,紫女小姐,紫女老板娘,能否请您赏光一叙?”  韩非连忙道歉

紫女掩唇一笑:“今天客人多,你们坐吧,有事叫我。” 说罢又从一旁拖来了一个箱子:“这些都是桌游,大家请自便吧。”

“唉,没意思,过个节也这么忙。” 韩非叹了口气

“我也不坐了,下面还要帮忙呢。” 弄玉放下酒和杯子,略带歉意的笑笑。

“那边有我就行,弄玉你就留下吧。” 紫女接过她手里的托盘,按着她的肩坐了下来。

“可是......”  弄玉抬头局促的看着她

“放心,还没有忙到那种程度。” 紫女朝她宽慰一笑,那笑容总有一种令人安心的魔力。

“那好吧......需要帮忙的话就叫我。” 

“好,你们玩得开心一点。” 紫女说罢便拿着托盘下楼去了。


“光喝酒无趣的很,不如来玩点游戏怎么样?” 韩非翻了翻地上的箱子,从里面拿出了一副牌。

“我没兴趣,你们玩吧。” 卫庄头也不抬道

“卫庄兄,大过节的给点面子吧。” 韩非故作委屈道

“所谓节日,不过是用来逃避现实的借口,有什么值得庆祝。” 卫庄转了下自己的杯子,将杯沿上的柠檬片转到了右边。

韩非拿牌的手僵在了半空,一旁的红莲和弄玉更是不敢作声,周围气压下降了好几度。

张良放下杯子,淡淡笑道:“既然现实已经为我们找好了借口,卫庄兄何不加以利用?”

卫庄看了他一眼,没有作声。

韩非只当他默认了,赶忙催促道:“红莲,弄玉,快,想想要玩什么。”

红莲匆忙反应过来,跟弄玉一起翻起了箱子。

“飞行棋怎么样?” 红莲举起一个袋子

韩非扶额,心道你就不能找个五个人玩的吗,再说飞行棋这种游戏根本入不了那位仁兄的眼吧。

“那就......天黑请闭眼吧?” 弄玉提议道

“这个好!” 韩非从箱子里翻出一个盒子,又从里面找出了五张牌,打乱顺序后背面朝上一字摊开:“来,大家抽签吧。”

卫庄默默拿起一张离自己最近的牌,看了一眼后又盖了回去。

“哎,我是法官。” 韩非得意洋洋的展示了自己的牌面:“都看好了吧,本法官宣布——天黑请闭眼。”

四人齐刷刷闭上了眼晴

韩非突然转头看向张良,开始肆无忌惮的端详起面前的人来,似乎要将平时不敢做的事补上一般。少年此刻纯良无害的面容上还带着淡淡笑意,卷翘的睫毛在灯下拉出一道小小的阴影……

“咳……” 韩非突然意识到他们在做什么,只得竭力克制住自己内心的雀跃,匆忙进入了正题。

“杀手请睁眼。”

只见红莲坏笑着睁开了眼睛

韩非故作镇定道:“杀手请杀人。”

红莲不怀好意的看向了张良,随即收到了自己哥哥的一记眼刀,两人呲牙咧嘴你来我往讨价还价几个回合,韩非终于败下阵来。

“……天亮请睁眼。”

闭眼闭得太久,卫庄有些不悦地皱起了眉头。

韩非有些心虚地拍了拍张良的肩,无奈的摇了摇头。

“我?” 张良瞬间会意,没想到自己第一局就成了被害人。

“子房,你还有什么‘遗言’吗?” 

张良四下看了一圈,目光定格在了红莲身上。

“我没有遗言了,请法官大人为我做主吧。”

韩非给了他一个安慰的眼神:“好,请各位嫌疑人开始自我陈述吧。”  

 

红莲:“冤有头债有主,你们可千万别冤枉好人啊。”

弄玉:“我不是凶手。”

卫庄:“……”

 

“那开始投票吧,认为弄玉是凶手的请举手。”

没人举手

“那认为卫庄兄是凶手的请举手。”

红莲悄悄举起了手

卫庄瞥了她一眼,依旧没有作声。

韩非在心里偷笑,面上故作无奈道:“认为红莲是凶手的……好像不用举了。”

红莲瞪了他一眼

“红莲,对不起了……” 弄玉举起手小声道

“你们都针对我……” 红莲趴在桌上蔫蔫道

“这位嫌疑人,所以凶手是你吗?” 韩非明知故问道

“……是我。”

张良这才露出了狡黠的笑容

“哥哥你肯定偷偷给小良子提示了。” 红莲狐疑的目光在他们身上转来转去:“不然他怎么会知道是我。”

“即便掩饰得再高明,眼神动作的细微之处是骗不了人的。” 张良微微一笑:“只要留心观察就好。”

韩非得意一笑,脸上满满的——我家子房就是这么厉害的表情。

红莲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快点下一轮吧。”

“等等,输了就想逃,哪儿这么容易。” 韩非不依不饶道:“必须来点惩罚。”

“啥?惩罚?” 红莲惊道:“哥哥你也太心机了吧!”

“什么话……这叫输赢由命。” 韩非晃了晃手里的牌:“就这个吧,真心话大冒险,选一个吧。”

红莲愤愤的瞪了他一眼:“那我选真心话。”

“好,随便抽一张。”

红莲飞快地扯了一张牌,张良和弄玉凑近一看,都不约而同的笑出了声。

“非常经典的问题哦。” 韩非打趣道:“迄今为止谈过几次恋爱?”

红莲一下子涨红了脸,恨不得把那张牌塞他嘴里:“一次都没有,行了吧!” 

“小孩子自然要以学习为重。” 韩非装模作样地晃了晃脑袋:“子房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已经被大学破格录取了。”

切,谁稀罕......红莲朝他们做了个鬼脸,暗暗发誓今晚一定要报复回去。

这关总算是过了,接下来几轮风平浪静,红莲发现了一个规律,但凡抽到平民,跟着卫庄选准没错,至于另外两个大猪蹄子,一句话都不能信。

天知道他俩谁帮谁打掩护


“哈哈!你也有今天。” 红莲幸灾乐祸的看着韩非抽到的大冒险牌,脑补出他跳钢管舞的样子,笑到直捶桌子。弄玉在一旁掩唇偷笑,张良摇摇头,也是一脸爱莫能助的表情。

卫庄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居然陪他们玩这种弱智游戏。

“好妹妹,咱们商量商量,我能不能换一下,换真心话!” 韩非哭笑不得:“你让我去哪儿找钢管......”

“想换也可以,不过要抽三张。” 红莲得意道:“你自己说的,哪儿有这么便宜的事。”

韩非举手投降:“好......三张就三张。”

“哇哦,这么劲爆。” 红莲看着那三张牌笑得不怀好意:“第一个问题,听好了,如果看到自己喜欢的人熟睡在你面前,你会做什么?”

韩非神色一滞,随后脸上一闪而过的温柔:“我大概什么也不会做,就想一直看着他。” 

张良藏在发丝下的耳根悄悄红了半边

“行啊哥哥,看不出来你还是个正人君子。” 红莲揶揄道

“去去去,下一题。”

“第二题,如何向喜欢的人表白?” 红莲神秘一笑,同弄玉交换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

韩非一口老酒哽在了喉咙里,眼角余光偷偷瞟了眼身边的少年,少年此刻也在看他,明静如水的视线总是安静的黏在自己身上,不知不觉中在他的心头漾起波澜。

 “这个我……暂时也不知道。” 韩非云淡风轻的笑笑,拿起酒杯喝了一口:“如果注定没有未来,又何必去打扰对方的生活。”

“呃,这是什么毒鸡汤,怎么听着怪怪的......喜欢就去争取啊。” 红莲咋舌道

“小孩子家懂什么,这就叫现实。” 韩非放下酒杯,脸上依旧是那副玩世不恭的笑容。

“这就叫懦夫的表现。” 卫庄看着街上往来的车流,冷不丁冒出一句。

“你又成功的打击到我了......” 韩非干笑一声,朝张良做了个窘迫的表情,后者则安慰地拍了拍他的肩。

“好吧,最后一题。你在乎别人看你的眼光吗?会因为众人的反对放弃自己想要的东西或人吗?”

“怎么尽是这些题目啊。”又非主流又伤感,酸得不行,韩非默默吐槽道。

“喂,愿赌服输可是你说的啊,换题目也是你要求的,大家都听见了,对吧。” 红莲好不容易等到一个以牙还牙的机会,怎么肯轻易放过他。

“好好好......怕了你了。” 韩非挠挠头:“我说还不行吗。”

“这就对了,从实招来。”

“别人怎么看我都无所谓,反正你哥哥我没皮没脸惯了,至于我所珍视的人和事,我自然不希望他们受到任何伤害,哪怕是出于善意的疏远与放弃。” 韩非与张良对视一眼,从后者眼中看到了灼灼星光。

仅仅追求物欲之流,尚有余地转圜权衡,但若这份执念在人,又岂是区区外力所能动摇的。

“鱼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 韩非转头看向身边的少年

张良笑意深深:“舍生而取义也。”

喧闹与嘈杂似乎都在一瞬间静止,耳畔响起苍茫古朴的歌声,绿酒红灯下形形色色,庸庸碌碌的人,任由夜风将心绪揉碎点燃,交融在无边月色之中。


“喂......下面是接这句吗?” 红莲咬着杯子里的吸管,默默吐出了刚才吞下狗粮:“别当我们都没学过《孟子》好吗。”

“行了,满意了吧。”韩非回过神来:“满意了就继续吧。”

红莲扁扁嘴,打起精神开始了新一轮的游戏。


十分钟后

“怎——么——又——是——我——啊——”

红莲濒临暴走边缘,开始怀疑人生,弄玉也是哭笑不得,只得朝她投去同情的目光。

“这就叫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韩非大笑着喝了一口酒:“接受惩罚吧。”

红莲趴在桌上有气无力地抬起头:“我要选大冒险。”

“行啊,随你。” 韩非颇为好心地将牌推到了她面前,红莲看也不看就随便抽了一张。

“向出门碰到的第一个人索要微信号。” 张良拿起那张牌念了出来

“这个任务似乎没什么挑战啊。” 韩非故意道

“有本事你来啊。” 红莲直起身子揉了揉脸

“这样,我们也不麻烦了,就在二楼等下面上来的第一个人,只要能要到他的微信,就算你过。” 韩非接着补充道:“工作人员不算哦。”

“去就去。” 红莲深吸了一口气,起身出了门。

弄玉有些担忧的看着楼梯的方向:“问陌生人要微信号......会不会太为难了。”

“放心,紫兰轩可不是谁都能进的。” 韩非若无其事地喝了一口酒,下一秒杯子便被人夺了过去。

“韩兄,饮酒伤胃,你还是少喝点为妙。” 张良面带笑意地拿过一只干净的杯子,给他倒了一杯果汁。

韩非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面上依旧是标准的完美笑容:“......好,都听子房的。”


这边红莲站在楼梯口左等右等,一直没见有人上来,反倒是送酒的服务生路过几次,好心提醒了她,说二楼除了老板的熟人外,一般都是些高端消费人士才会上来的地方,让她最好到楼下去,那边人多。

红莲想象了一下满是醉汉的场面,暂时回绝了他的建议。

正说着,拐角便传来了高跟鞋声清脆的嗒嗒声。看来上楼的是个女人,红莲心中大喜,反正也没说必须要异性,来个漂亮的小姐姐岂不是更好。
 
红莲期待地搓了搓手,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待她看清楚上来的人后,差点没吓到从楼梯上摔下去。

 

“你你你......你......”

红莲难以置信的睁大了双眼,握手机的手还在不停地颤抖着,来人一上楼便看到了这样一个场景,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小妹妹,你慢点说,我我我......怎么了?”

“你你你......你是......焰焰?” 红莲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忍不住朝她走近了一步。

“是我......你还好吗?” 焰灵姬见她快要哭出来了,顿时慌了手脚。

“我没事......” 红莲捂着嘴瓮声瓮气道,眼睛却一刻也不愿离开面前的人。

“我真没想到会在这里碰见你......你本人比电视上还要好看。”

焰灵姬微笑道:“谢谢你......呃,你需要纸巾吗?”

红莲摇摇头:“你能给我留个微信吗?”

“......啊?”

 

TBC

→(下)


评论(4)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