铠甲勇士迪迦

懒癌末期脑洞患者

百越那些事(九)

※主百越天团

※CP:天泽x驱尸魔/焰灵姬x红莲

※不定期更新

※画风多变,时间线混乱,想到哪写到哪

上一章→(八)



 

焰灵姬几乎昼夜不停的做梦,有时甚至分不清自己是在梦里还是醒着。

低头看了看手心的伤口,有几道已经快要结痂了。想起白亦非在梦境里故意伪装成天泽套她的话,最后却挨了自己一巴掌,便忍不住笑出了声,这事要是被那家伙知道了,指不定是什么表情呢。

况且这种比虚幻还要不切实际的事情,又怎会出现在梦里。

自己看起来有这么喜欢主人么……焰灵姬叹了口气。就因为这个,当初某人可没少给她摆脸色。

困意袭来,焰灵姬缓缓闭上了双眼,嘴角微扬,似乎想起了什么有趣的回忆。



“都叫你别再跟着我了。” 独自走在林间小路上的少年突然转身道。

身后空无一人,放眼望去只有葱郁障目的植被密林,几只山雀扑棱着从半人高的树丛里飞了出来。

半晌,远处一颗大树后缓缓探出了半边纤纤倩影,原来是一个身着黑色劲装的少女,领口与左袖分别绣了一条赤龙滚边,看起来像是某种图腾,只是整套衣裳看起来稍长了些,与她的身形略有不符。

少女低垂着头,慢慢从树后走了出来,饶是面纱也掩盖不住的清丽容颜,一双美目楚楚动人,流露出被人撞破的紧张之意,隐隐还透着几分无双媚色。

少年迅速移开了目光,没好气道:“你很闲是不是?”

那少女慌忙摇头,低声嗫嚅道:“对不起,我并非有意要跟着你的,我……我只是想当面感谢你和殿下,但这段时间一直找不到他,所以——”

“所以你就想来问我他去哪了是吧?” 少年眉头一皱,冷冷道:“实话告诉你,我不知道。再说就算你知道他在哪又如何,与其浪费时间在这种无关紧要的琐事上,不如回去多学点本事,赤影堂不养闲人。”

少年说罢潇洒转身,走出几十步后方才悄悄松了口气,躲到一棵树后观察起那边的情况来。

只见那少女依旧呆立在原地,失落地垂下了头。

少年咬住下唇,似乎有些于心不忍,随后眼神一暗,想到什么似的缓缓握紧了双拳,一番天知地知再无人知的心里斗争过后,终于还是转身离去了。



这边红莲几乎顺利得有些不可思议,任凭小蛇带着她在偌大的血衣堡里左右穿行,竟也未遇上任何守卫,就这么一路顺风顺水的来到了地牢前。

牢门两侧悬挂的灯笼里透出惨白昏暗的光,映得牌匾上的「地牢」二字愈发狰狞。

红莲远远躲在树后,看着守门的狱卒犯愁。

“啧,这可怎么办。” 红莲挠挠头,转身躲回了树后。

莫非要我原路回去不成,绝对不可能。红莲心想,一不做二不休,大不了和他拼了。

就在她左右摸索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一声闷响,红莲吓了一跳,走近一看,门外那名狱卒已然倒在了地上,颈侧两个森森牙印分外明显,而那条小蛇此刻正趴在他身上悠然地吐着信子,似乎丝毫没把一切放在眼里。

红莲哭笑不得,只得暗自佩服起这条机敏过人的小家伙来。

听说父王今夜在宫中宴请文武百官,此刻血衣侯应该不在府上,因而守卫松懈了许多,不然再给她十个胆子也不敢夜闯血衣堡。


红莲贴着墙小心翼翼地走了下去,小蛇知道自己任务完成,便没再跟了进来。昏暗的甬道不时飘过阵阵阴风,带来一股腐败潮湿的气味。说来也奇,这地牢看起来不大,约莫只有十几间牢房的样子,可一路深入,竟未曾见到一个收押的犯人。


白亦非到底把那个女人关在哪了,该不会不在地牢里吧。

红莲悄无声息地转过一个拐角,远远便听到了些许细微的动静,可惜相隔太远听不真切。

红莲咬紧下唇,一手按住了腰间的剑鞘,继续缓慢前行。

越是靠近,那动静越是清晰起来,似夏夜虫鸣,又似低吟耳语,在空旷的牢房里放大了数倍,一步两步,刺激着红莲紧绷的神经。

待她再次转过一个拐角时,遥遥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副始料未及的场景。


青丝交颈,冰火缠绵。

好一双绝世璧人


红莲无暇他想,直接退回了墙后,下意识用双手捂住了嘴,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声音。

深深呼吸,湿冷的气息充斥了整个鼻腔,她似乎什么都感受不到,只是勉力撑着背后的砖墙,试图减缓这没来由的颤栗。红莲双腿发软,木然的睁着双眼,几次想要起身逃走,却又似乎动弹不得,直到另一边动静消失,所有的震惊、恐惧、无助、茫然,终于全部松懈下来,空余两行温热水痕,在阴风流窜间蒸发殆尽,烙印在沉沉夜色中。



风情款款,美人迟倦,倒是别有一番动人滋味。

白亦非抱着昏过去的红莲走到牢房外时,看到的便是这般惑人场景。

焰灵姬有些虚弱地倚在墙上,待看清楚来人怀中是谁后,便直接坐了起来。


“如何,感觉好些了么?” 白亦非双手一松,不省人事的红莲便自行歪到了地上。

“她怎么会在这?你对她做了什么?”  焰灵姬看着铁栏外昏迷匍匐在地上的少女,双手不由自主地握紧了身下的草席,粗糙的触感划过手心伤口,令她更加清醒了几分。

“红莲公主突然出现,着实令人意外。” 白亦非幽幽道:“不过,更让我意外的是,你居然能在幻境中坚持如此之久。”

“我也很意外呢,看来还是小瞧了你们。” 焰灵姬勉力一笑,眸光盈盈地睨着他。

白亦非不得不承认,有些人即便沦为阶下之囚,也总是最动人心魄的存在。

“看来是我们弄错了方向。” 白亦非看着倒在地上的红莲但笑不语,整座囚室弥漫着透骨寒意,令人如坠冰窟。

“别白费力气了。” 焰灵姬阖上双眼,似乎不愿再看到这个人。

“你们不知道我想要什么。”

你们永远不会知道


“红莲公主贵为王胄,我自然不会伤她性命。”

“不过……” 白亦非唇角轻弯,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若你执意不肯配合,我不保证她还会看到什么。”


“你怎么敢……”

一种莫名的恐惧与厌恶在焰灵姬心底蔓延开来,失去血色的双唇微微颤抖。

以熏香幻术操控梦境,这个人,这座侯府,背后究竟还隐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说到底,她所看到的也并不全是幻象,不是么?” 白亦非笑容冰冷,血色双眸摄魂夺魄。

“好好劝她回去吧,与一位敌国公主走得太近,对你们的计划似乎没有帮助。”


血色寒衣步履如冰,转瞬消失在重重夜幕中。





评论(3)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