铠甲勇士迪迦

懒癌末期脑洞患者

百越那些事(八)

※主百越天团

※CP:天泽x驱尸魔/焰灵姬x红莲

※不定期更新

※画风多变,时间线混乱,想到哪写到哪


上一章→(七)


入夜

宵禁后的街道上空无一人,偶闻几声犬吠与梆声,徒使这初秋夜色更添静谧。


红莲浑浑噩噩地走在路上,身后寒意渐远,心却如坠冰河。

她像是失了魂,又似乎异常的清醒。

一路无事,几乎是靠着本能回到了冷宫那堵破败的矮墙前,红莲纵身一跃跳上墙头,落地时滑了一下,顺势摔倒在漆黑的草地上。

脸颊上沾了露水的凉意,红莲深深呼吸,四肢百骸尽数融化在清凉的月色之中。

相同的时间,相同的地点,时隔数日再次走过这条小路,心境已然天差地别。

此刻没有谁会再来将她掳走,也不必担心草丛里突然窜出的毒蛇,就像那个离奇的梦里一样。

究竟是现实太过陌生,还是自己从来就不曾苏醒过。

月色透过重重雾霭洒落在断垣残壁间,那些诡异的,迷离的,悸动的画面再次浮现在脑海中,如同拉开了一幅长卷,起笔收墨皆驻于此,再往后,便是一片空白。

弱肉强食,的确是亘古不变的规律,哪怕獠牙再尖利,毒性再猛烈,也不得不向强者臣服。

譬如

赤练王蛇



秋风起涟漪,卷起花千瓣

湖心岛面剑风凌厉,绰影翻飞,青锋所到之处寒光乍现,步步逼人,可在真正的高手看来却不得章法。


“不,不打了……累死我了。” 

一个下午过去了,连对方的衣角都没沾到,在不知道第几次失败过后,红莲终于坚持不住叫了停。

“你,你平时吃仙丹的么,怎么一点都不会累的……” 红莲气喘吁吁靠在树干上,也顾不得什么形象了,直接用袖子抹了一把脸上的汗。

“是你体力太差。” 银发青年淡淡道:“从明日起,每日挑水五担,劈柴十捆。”

“十捆?!还劈柴?!!” 红莲惊呼道

“哼,比起我们当年,这些不过是九牛一毛罢了。”

对方连眼皮都没抬,直接无视了她的抗议。

红莲泄气道:“能不能少挑一点……四担——九捆也行。”

那人直接没理她,抱着手臂靠在一旁入了定。

红莲眼睛一转:“对了,你刚才说‘你们’,你还有同门吗?他厉不厉害?你们俩——”

“这与你无关。” 对方突然打断了她的话

……

不说就不说,干嘛突然这么大声。红莲悻悻地闭上了嘴。

这下两人都不做声,场面无端陷入了沉默。

良久,那人总算再次开了口。

“今日到此为止,回去练习吧。” 青年直起身子,接着道:“还有,下次不要穿这么麻烦的衣服。”

红莲不明所以,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新裙子,早已沾上了尘土和雨后的污泥。


“身为武者,倘若时刻分心注意仪容,便永远都看不到来自暗处的威胁。”

那人弹指一挥,一条蠕动的虫子应声而落,掉到了红莲的袖子上。

红莲尖叫一声跳了起来

“你等着!总有一天我会——”

“天色不早了。” 银发青年再次打断了她的话:“你该回去了。”

说罢将木枝随手一扔,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红莲看着他离去的方向跺了跺脚,挥剑将地上的树枝砍成了几截,末了还不甚解气地踢到了湖里,这才愤然离去。


回到寝宫时恰好到了晚膳时间,案上早已备好了精致美味的菜肴,全是红莲爱吃的菜。奇怪的是案几中央居然摆了一笼白面包子,正是集市上十分常见的那种,白胖笨拙地挨在一起,还冒着热气,如此朴实无华的食物此刻却出现在王宫里,与一桌珍馐格格不入。

自打红莲公主回宫后,居然连续吃了好几顿的包子,早中晚三餐不离,还必须是从宫外买回来的那种,御厨精心烹制的蟹黄汤包根本入不了她的眼,侍从们纷纷感到不可思议。韩王倒是看得挺开,只道自家小女在外受这些天罪,总算懂得体谅民间疾苦了,为此还训斥了其他宫人,吃穿用度不可过度铺张,呼吁朝野上下学习红莲公主,从自身做起,俭以养廉。

红莲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回到锦衣玉食的王宫,躺在舒适的大床上,夜里却翻来覆去地睡不着,睡着了也是频繁做梦,连看着自己平时最爱吃的菜都没有胃口。

完蛋,我这是生什么病了……红莲拿起一个包子沮丧地想道。


晚膳过后又是一个无所事事的夜晚。近来朝野动荡,人心惶惶,王上下令加强宫禁,尤其加大了对后宫的护卫,入夜更是严令禁止红莲出门,生怕她到处乱跑再遇到什么不测。

不过宫禁若是真禁得住这位公主殿下,她父王和哥哥这些天也不至于如此头疼了。

红莲百无聊赖的坐在寝殿的飞檐上看夕阳,双腿悬空不停地晃荡,引来下面一众宫人们心惊胆战的目光。她今日新学了入门的轻功,勉强能跳上房檐,这会儿刚好练习练习。

天际彩霞如殷,染红了整片苍穹。红莲怔怔地看了一会儿,脑子里突然产生了一个十分大胆的想法。


“你,过来。” 红莲跳下房檐,朝不远处浇花的宫女招手示意道。

红莲低声在她耳边说了几句话,只见那宫女面色一白,小心翼翼地环顾了四周,这才低声嗫嚅道:“公主前日才平安归来,王上特意吩咐过要好生照看……”

红莲佯怒道:“好生照看又不是让你们禁我足,怎么,现在本公主在自己家里都不能自由走动了么?”

“奴婢不敢……” 宫女擦了擦额上的汗,小声道:“可、可是,公主今日再赴冷宫已是不妥,现在又要……这眼看就要宫禁了,万一再遇上什么危险,奴婢们可担待不起啊……”

“哎呀,不会有事的。我就出去一会儿,一小会儿,一个时辰内绝对回来!” 红莲信誓旦旦地竖起了一根手指,“再说那些坏人已经被打得落花流水了,哪还有功夫管我。”

......

总之,在红莲的软磨硬泡下,那名可怜的侍女终于松了口。红莲随后有意无意给所有宫人都布置了任务,从扫地到浆洗,还有的被派去了御膳房拿点心,最后特别吩咐说自己要小睡一会儿,期间谁也不许进去打扰,只让方才那个宫女一个时辰后再去叫醒她。众人不敢怠慢,各自干活去了。红莲心下暗喜,朝那宫女使了个眼色,二人装作无事的样子进了殿。


“公主你……究竟要我做什么?” 

“你什么也不用做……快和我换衣服。” 红莲催促道:“只要在这里呆上一个时辰就行,一个时辰后我就回来。”

……


傍晚禁军换防,宫里正是巡守最为薄弱的时候,红莲轻车熟路溜出了宫,从冷宫一角的矮墙上翻了出去。

偷梁换柱,这简直太疯狂了。

红莲稍稍平复了一下心跳

此刻面前这道铜墙铁壁里,便是那传言中令人闻风丧胆的皑皑血衣堡了。

红莲心里没来由的生出一阵恐慌,她看了看左右周围,确定没人后,从怀里掏出了一捆绳子。

哼,幸亏我准备周全

红莲心中暗喜,解开绳子甩了上去,试了下松紧程度后,沿着墙壁缓缓爬了上去。一炷香过后,总算爬到了墙顶,红莲只觉得双手打颤,忍不住抓着墙边的旗杆喘起气来。

妈呀,好高……

红莲向下看了一眼,顿时一阵目眩。

不行,来都来了,怎么能就这样回去。红莲深深吸气,借机仔细观察了一下。


传说中的血衣堡也不过如此嘛,红莲腹诽道,连一个守卫都看不到。

不过这里真是够阴森的,很符合他本人的样貌。红莲打了个哆嗦,默默在心里又加上了一句。


红莲顺着墙上的野藤爬了下去,躲在一棵大树后脱下了外裳,露出了里面的夜行衣。

只是不知王上看到自家小女如此“出息”会作何感想。

红莲摘下一片叶子,飞快地吹了一个短音,片刻后便听到了熟悉的嘶嘶声。

即便最近与蛇打交道的次数多不胜数,红莲也还是被这条从树上倒挂下来的小家伙吓了一跳。

“吓死我了……” 红莲后退一步拍了拍胸口

小蛇尾巴一松便落了地,吐着舌头顺从地弯下了脑袋。

红莲蹲下身子,试探着伸出了手:“别怕,我不会伤害你。

小蛇似乎听懂了她的话,抬起头好奇的看着她。


“你能不能……带我去地牢。”




评论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