铠甲勇士迪迦

懒癌末期脑洞患者

百越那些事(十一)

※主百越天团

※CP:天泽x驱尸魔/焰灵姬x红莲

※画风多变,时间线混乱,想到哪写到哪

※不定期更新

上一章→(十)


插叙的一章


(十一)


桑海  墨家据点

竹屋悬空修葺于崖壁之上,栈桥相接,错落有致,脚下数丈便是一望无际的广袤银滩,今夜月明星稀,潮起潮落拍岸有声,应和着崖顶传来的朗朗箫音,倒叫人失了睡意。

赤练倚在窗前,深吸了一口清凉的海风,只觉得三魂七魄从四肢百骸尽数抽离,取而代之的是天边那轮慵懒的月色。

待浪花再一次没过礁石的时候,赤练转身出了门。

兜兜转转上到崖顶,便看到了那个独坐在月下的女子。

浪逐飞雪,涛惊玉花,碧海潮声,不绝于耳。用来形容此刻的箫声最合适不过。驻足倾闻,其中自有浩瀚天地,日月星辰,至于那路遥所寄的幽婉缠绵,便由听者自知了。


“谁?”

箫声戛然而止,雪女凝神戒备,片刻后只闻一声轻笑,一袭红衣的妩媚女子款款走了过来。

“是你啊。” 雪女放下玉箫松了口气

自鬼谷纵横救出庖丁后,流沙与墨家的关系稍有缓和,至少不会一言不合就剑拔弩张,加之双方近日来往还算密切,赤练又主动为碧血玉叶花提供蛇毒,便顺理成章的住了下来。

转眼高渐离一行前往东郡已半月有余,雪女留下来照顾端木蓉,忧心之余时常独坐崖顶望月品箫,聊以慰藉。赤练夜半醒转,远远听到丝竹之声,猜到是她,便循着箫声来到了这里。


“阳春白雪,天籁之音,雪女妹妹的箫声真是一绝,让人动容。” 赤练婉声赞叹道

“过奖,这么晚还不休息,不会专程来听我吹箫吧。” 雪女起身给她挪了个位子,开口还是一贯的疏远语气。

“长夜难捱,听到如此美妙的箫声,更是无心睡眠了。” 

雪女嗤笑一声,不置可否。知道她是出了名的刀子嘴,赤练也不甚在意,径直坐到了她旁边。

“小高先生的水寒剑法出神入化,能够聚气成冰,与妹妹凝音化雪倒是登对得很。”  赤练见她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猜到一定与高渐离有关。

“算你有眼光。” 雪女轻哼一声,脸上露出得意之色,片刻又话锋一转:“我可警告你,不许打他的主意。”

赤练扑哧一笑,斜睨了她一眼:“放心,你家小高太冷了,不是我的类型。”

“也对。” 雪女喃喃道:“差点忘了你的武学路数属火,与我们水系功法本就两不相容。” 

“……”

虽说功法修行在一定程度上是会影响人的性情,不过这傻姑娘竟能将感情与五行扯上关系,当真有趣得很,赤练一个没忍住笑出了声,干脆就势逗起她来。


“照妹妹这么说,那水火交融,互利互补,岂非更加相得益彰?”

“这......水火本为对立,如何能够共存。” 雪女神色一滞,眼中透出不解。 

“真的是这样么。” 赤练一手撑着下颌,目光开始变得有些飘然。

“我从前认识一个人,水火不侵,来去自如。”

“竟有如此神奇?” 雪女惊讶道

赤练缓缓道:“火魅术——便是那人传授于我。”


心如水,亦可观 

水如风,亦可纵

芳中阴,外能恶


雪女冷笑一声:“托你的福,我们都领教过它的厉害。” 转念又道:“如此说来,那人岂非你的师父?”

“师父么……” 赤练若有所思

“若这样便算师父,那我的师父可就多了。” 说罢皓腕轻翻,手上变戏法似的窜出了一条小蛇,红黑相间的蛇皮在月光的沐浴下熠熠生辉,吐着舌头亲昵地蹭了蹭她的手掌。

“我家小红很温顺的,你要不要摸摸看?”

“不……不用了。” 雪女不动声色地吸了口气

赤练笑着垂下手臂,小蛇便自觉地爬走了。

 “百闻不如一见,想不到你竟有如此厉害的天赋,能驾驭百蛇。” 雪女叹道

赤练眼神一暗,轻声笑道:“是啊,天赋……”


赤练的天赋

......



“你是来看笑话的,还是来替那个臭老头报仇。” 

不带一丝温度的声音在空旷的石室里回荡

焰灵姬没有做声,只静静的站在原地,看那位灰头土脸的公主跪坐在枯树下专注地刨着土,周围地砖早与枯败的根茎融为一体,也不知她为了挖这个坑用了什么办法。

红莲神识混沌,嘴角还残存着腥苦的暗红痕迹,正一昧机械地掩埋着那个小坑。

这双手第一次染上了不属于自己的血,便是与土里埋着的东西以一种残忍而决绝的方式融为一体。


“你受伤了。” 

焰灵姬注意到她的双手已然伤痕累累,锁骨下方也有一处刀口,虽然都是些皮外伤,但对一向养尊处优的公主来说,想必也是不小的痛楚。

红莲头也不抬:“少在这里假惺惺,等我出去一定会让你们付出代价。”

焰灵姬不再多言,转身离开,石室很快又恢复了黑暗。

此后几日红莲再也没有见过任何人,群蛇纷纷躲回了阴暗的角落,空余她一人靠在树下长眠,每次醒来都能看到身边放着两个包子,伸手一摸,还是热的。



焰灵姬没有走,一直守在石室外不远处。百毒王刚才碰了钉子,照理说不会再有人来为难那位落难公主,可她自己也说不清出于什么原因,就这样鬼使神差的留了下来。

一日过去,相安无事。

焰灵姬百无聊赖地转着指尖的簪子,忽然听到身后传来清脆的铜铃声。

“你怎么来了。” 焰灵姬有些意外,簪子上的火苗差点燎到头发。

“我要是不来,也发现不了你对她如此上心。” 驱尸魔靠在一边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毒老头下手没轻没重的,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也不好和主人交代呀。” 焰灵姬颇为无辜的眨了眨眼,任谁看了这副模样,心都能瞬间化成一汪春水。

然而就是有人不吃这套

“哼。” 驱尸魔冷笑一声,兜帽掩盖下的双眼散发出阴恻的光芒。

“被自己养的蛇反咬一口,够他疼上几天了。” 

焰灵姬没有接话,直觉告诉她一切远没有这么简单。

驱尸魔唇角轻扬,悠悠道:“这么厉害的本事,就这样还给他们……还真有点舍不得,你说呢?” 

焰灵姬心下一凛:“这是主人的意思?”

“你觉得呢?” 

焰灵姬从他眼中捕捉到了一丝玩味的目光,一时真假难辨,不由得缓缓握紧了手里的簪子。

“噗……骗你的。” 驱尸魔闷笑一声,脸上尽是恶作剧成功的促狭笑意。

驱尸魔心情颇好的欣赏着面前微怒的俏脸,最后瞥了一眼石室的方向,转身走人。

“有些话不用我说你也明白,我来是想提醒你——别忘了自己的身份。”




红莲颓了几日,看似不知天昏地暗,实则是在养精蓄锐,悄悄盘算着一个大胆的计划。

傍晚,红莲抬头看了看窗外的天色,正是一日之中昼夜交替的时候。

很好

红莲以念力催动群蛇,让它们悄无声息地接近石门上方。这几日她想了很多,也实践过几回,发现毒蛇在她的操控下异常听话,指哪往哪,屡试不爽。

既然命中注定合该如此,那就好好利用。


红莲清了清嗓子,对着门外喊道:“来人呐!本公主渴了,要喝水!来人——”

咣——

石门突然打开,驱尸魔黑着脸出现在了门外。

怎么是他

红莲愣了一下,很快又换上了另一副面孔。

“我渴了,我要喝——”

“闭嘴。” 驱尸魔不耐烦的打断了她

砰——

石门再次关上,周围又恢复了黑暗。

红莲气定神闲的坐了下来,神情晦暗不明。


又过了一会儿,门外再次传来了动静,红莲从一侧悄悄靠近,将自己隐藏在门后的阴影中。只见石门缓缓打开了一条缝,一只手将装着茶壶和包子的盘子缓缓推了进来。就在此刻,红莲一把抓住了那只手腕,突然发力向内拉去,只听一声惊呼,那只手的主人似乎也没料到这么一出,被拽了一个踉跄,只得侧身闪了进来,电光火石间还下意识地避开了地上的茶壶,只是这下却暴露了身后的破绽。红莲大喜过望,反身一蹬,石门从里关上,发出一串沉闷的钝响,霎时间无边黑暗袭来,红莲依靠优势眼疾手快地锁住了那人的另一只手,二人双双扑倒在地,红莲顺势将自身的重量全压了上去,整套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身下那人闷哼一声,随即发出了一声轻笑:“唔,公主殿下,你弄疼我了……”

红莲不为所动,抽出腰上的锦带将那双手捆了个严实。

焰灵姬一动不动任她处置,丝毫没有反抗的迹象。

红莲心生疑惑,手上动作不停,末了又加了几道死结,这才放下心来。

“所以,你是想逃跑?” 焰灵姬呼了口气,背着手坐了起来,依旧是笑意盈盈的模样。

“回答正确。” 红莲满意的欣赏着自己的杰作:“没想到吧,你也有今天。”

“身手不错嘛。” 焰灵姬半眯着眼看她,眼角投射出一个魅惑的角度。“那你有没有想过,这种程度还制服不了我。”

“这种程度当然不够。” 红莲幽幽一笑,二人四周瞬间围了一圈的蛇,每条都是悉心栽培的剧毒品种,足以令人瞬间毙命。

“你最好不要轻举妄动哦。” 红莲俯身凑到她的耳边,女子身上清雅馥郁的香气让她微微晃神。

“只要你一动,它们也会跟着动……” 


青丝滑过肩头,萦绕出一个暧昧的距离,还未从那缕若即若离的幽兰气息中脱身,耳畔便响起了一个温柔的声音,像低语,像轻叹,兜兜转转钻到了她的脑子里。


——看着我的眼睛……


红莲怔怔地垂下了手臂,在黑暗中寻到了那双魅眼,其中似有荧荧星火,又似秋水凌波,不论哪种,都足以摄魂夺魄,令人永世沉沦。


——你想回去,回到王宫,对不对?

“对……” 

双目不知何时失去了焦距,双唇几乎本能地翕动着。

——那你相不相信,只要等到明天,明天就放你走。

“我……相信……” 

红莲喃喃道

——所以,在那之前,你要乖乖听话……好不好?

“好……”

——真乖,现在可以解开我了么?

红莲呆呆地蹲了下来,开始给焰灵姬松绑。失去意识的动作僵硬而笨拙,面对自己胡乱绑的死结总是不得要领,因此整个过程持续了相当一段时间。

焰灵姬也就耐着性子等她,待最后一个结解开时,终于呲着牙揉了揉手腕,收了神通。

红莲如梦初醒,恍然意识到自己刚才做了什么,遂迅速以念力操控毒蛇进攻,谁知焰灵姬比她更快,双臂一振,一个炽热的火圈凭空蹿起,将二人团团围住,也将诸蛇隔绝开来。

火圈十分狭窄,二人几乎贴到了一起。红莲不欲接近她,又担心那半人高的火墙烧到自己,只好将上身向后仰,于是就成了现在这副进退两难的样子。

熊熊火光映照在二人的脸上,衣袂和发梢在热浪中飞舞,宛如一场修罗梦境。

“你快把火灭了……啊——”

红莲脚下一个不稳向后倒去,眼看就要跌入火墙之中,焰灵姬眼疾手快将她一把圈了回去,顺势收了火墙,二人齐齐滚到了地上,周围毒蛇受了惊,纷纷四下逃窜。

这下真是狼狈到家了

红莲头痛欲裂,推开身下的焰灵姬,艰难地爬了起来。

“你……你使诈!你到底对我用了什么妖术!”

焰灵姬不紧不慢地坐了起来,撑着下颌看她。

“在这世上,每个人的心中都存在着裂缝,哪怕是最坚强的心,哪怕这缝隙小到你自己都无法看见。”

石室中回荡着女子空灵温婉的声音

——我不过是利用了那道裂缝。


“你……你不要脸!” 红莲红着脸斥道

“……公主殿下,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好像是你先暗算我的。” 焰灵姬扶额

“你不要脸!!”

“……”


“好了,别闹了。你就算绑了我也没用,这石门只能从外面开。” 焰灵姬耸耸肩,“现在我们俩都被关在里面了。”

红莲原本就心乱如麻,听到这句话后终于泄了气。

“我对你说的都是实话,再忍耐一天,马上就会有人来救你了。” 焰灵姬自顾自走过去拿起了地上的托盘,茶壶稳稳的放在上面,一滴水都没有漏出来。

红莲心中五味杂陈,干脆一屁股坐了下来,咬着下唇偏过了头。

这个女人她……为什么对自己一再忍让。


“托你的福,现在只能等别人发现我们了。” 焰灵姬端着托盘坐到了她身边。

“都凉了呀……” 焰灵姬美目流转,拿起一个包子凑到她面前笑道:“要不要给你热热?”

红莲将头扭得更远了些

“真的不吃?”

“我不饿。” 红莲冷冷道

然而肚子传来的一阵不合时宜的叫声出卖了她

红莲瞬间憋红了脸,不等焰灵姬笑出声来,只听一连串的钝响,石门终于开了,门外站着不明就里的驱尸魔,正一脸古怪的看着她们。

红莲低头一看,顿时明白了他在想什么。二人坐在地上,顶着一头方才因搏斗而凌乱的发丝,自己的腰带还扔在一边……如此衣衫不整的模样,的确很难不让人多想……偏偏焰灵姬还跟没事人似的,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扭着腰走了出去,离开前还转头朝她抛了个媚眼。

驱尸魔的表情有些扭曲,自己才离开多久,她们就进展到这个程度……了?


红莲怒视着他们,使出了毕生的力气大吼一声——

滚!!!!!!!!!!





评论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