铠甲勇士迪迦

懒癌末期脑洞患者

百越那些事(六)

※主百越天团

※CP:天泽x驱尸魔/焰灵姬x红莲

※不定期更新

※画风多变,时间线混乱,想到哪写到哪


上一章→(五)


几人在盘曲的小路上绕了不知多久,待到天光大亮,总算来到了几幢废弃的屋子前。

红莲四处打量了一番,十分沮丧的得出了一个悲伤的结论——自己平时真是太少出宫了。

此处异常偏僻荒芜,举目四眺尽是深山野林,一户人家都没有,连九哥也未必找得到这里,就算他们好心放了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回去。

天泽和驱尸魔早已不见了踪迹,那个大块头也消失了,现在只剩下焰灵姬和这个糟老头,不知道他们要带自己去哪。

红莲偷偷瞟了眼前面的焰灵姬,稍稍安了下心,本来她是打死也不愿承认的,不过说实话,跟这个女人呆在一起,确实好过其他几个怪胎。


“这里有我就行了,你去看看无双吧。” 百毒王突然转身对焰灵姬道

这臭老头想干什么……红莲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焰灵姬大概猜到了他的意图,只是略微皱了皱眉,却也没说什么。

“你注意着点,主人说了,她还有用。” 焰灵姬状似无意的看了她一眼,转身离开。

“放心,我自有分寸。” 百毒王道


不要走……啊!红莲看着焰灵姬远去的背影,无声呐喊。


果然不出所料

焰灵姬靠在不远处的墙角,看着百毒王把红莲撵进了一间稍大的石室里。

罢了,要不是唯一一座牢房已经给了她哥哥,也不会把她关到那里。况且如果换作那个废物太子,恐怕早就被吓死了。

自求多福吧,公主殿下。


“臭老头,快开门放我出去!” 红莲用力地拍打着大门,然而外面连一句话都懒得回应她。

红莲又不甘心的喊了几下,发现真的没人理会她,这才愤愤地转过了身。

此处比原先关押她的地方稍大一些,四处盘踞着狰狞错节的枯藤树根,墙面高处开了一个天窗,阳光从窗外漏进来,这才得以看清石室内的景象。

红莲总感觉这地方里里外外都散发着一种骇人的气息,阴冷的空气里弥漫着腐朽潮湿的气味,伴随着阵阵刺骨的寒意,让人后背发毛。

直到角落里传来了某种冷血动物的嘶嘶声


“把她关进九幽蠱池,不怕玩大了?”

远远听到石室里传来一声嘹亮悠长,连石门都阻挡不住的尖叫声,焰灵姬终于还是折了回去。

“少女纯净的血液至阴至柔至纯,是用来提炼毒蠱的绝佳媒介。” 百毒王苍苍白发下阴鸷的眼神中散发出诡异的光茫。

真是话不投机

焰灵姬忍不住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屋内烛火昏沉,驱尸魔将门窗一一关紧,确保没有一丝透进来的光亮后,这才松了口气。

这里姑且算是他们的一个据点,主人向来习惯了黑暗,此处虽然简陋,倒也不能忽略了。

从修罗炼狱里爬出来的人,注定属于茫茫黑夜。


百越之地世代相传的传说,纯净无暇的月光能让法术更加强大,加之几人所谋之事大多需要夜色加以掩护,所以他们一般选在夜间活动,此时白昼方至,正好稍作修整。

天泽坐在塌上闭目养神,驱尸魔放轻了脚步,正准备寻一处地方歇息片刻,只见天泽眉头一皱,神情突然变得痛苦起来。

驱尸魔登时明白他的蛊毒又复发了,一个箭步冲了上去。

“主人,你……”

天泽抬手示意自己无事,勉力运功将黑气压了下去。

平息片刻后,天泽幽幽的睁开了眼。

“我已经给出了交换的筹码,料想他应该足够聪明。”

现在就等着看那位公主殿下在韩非心里有多大的分量了。


“其实……主人大可不必如此。” 驱尸魔犹豫再三,斟酌道:“属下曾在古籍中看到过一个方法,能让中蛊之人得以解脱。”

天泽转头看向他,宽大的兜帽稳稳遮住了双眼,极好的隐藏了此刻的神情。

“以鲜血为引,或许能将蛊毒转移到他人身上。”

“还有呢?” 天泽语调波澜不惊,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世间常见蛊术,无非利用母子二蛊间的联系来操纵活人,下蛊者将子蛊种到他人身上,子蛊若离开母蛊太久,蛊毒便会发作,久而久之中蛊者将被子蛊吞噬血肉,最终血枯而亡,而后子蛊会继续寻找新的载体。移蛊之术正是利用这点,将子蛊通过新鲜血液转移到其他载体之上。只是......”

“只是什么?” 天泽换了个姿势靠在墙边,好整以暇的看着他。

“只是过蛊之人须精通毒蛊之术,才能确保子蛊成功转移。”

这里只有他对百越巫蛊之术最为精通,言下之意,是要将天泽身上的蛊毒转移到自己身上。

“我身上所中之蛊并非寻常毒蛊,倘若解蛊之法如此简单,又何必等到现在。” 天泽淡淡道:“况且以我目前实力,小小蛊虫尚且足以应对,若此时损失一名得力干将,匡复大业必定因此受阻。”

“只要能为主人分忧,属下赴汤蹈火在所不惜,何况区区蛊毒......”

只要是为了你


“我累了,你也下去休息吧。” 天泽闭上眼睛打断了他:“以后别再提这件事了。”

“是......”

是了,是他太过自以为是,是他总耽于过去,忘记了自己此刻肩负的使命,已然经不起任何节外生枝。

驱尸魔埋下头,盯着法杖上无声晃动的铜铃,良久,转身化作一团青烟消失在了静谧的黑暗中。


残烛微弱的火花无声地跳动了几下,整个屋子重新陷入了沉寂。

看似沉睡的巨蟒在黑暗中缓缓睁开了双眼。



红莲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尽量让自己离那些可怕的东西远一点。

成百上千条长着獠牙的毒蛇肆意游走在冰冷的地砖上,五颜六色让人好不眼花。其中不乏块头较大的家伙,随意叼起一条小蛇三两下吞吃入腹,让其他同类敬而远之。

就在红莲觉得它们马上要朝着自己爬过来时,却发现那些蛇像被一道无形的屏障隔开了一般,都停在了自己身前几步之遥的地方。

“算你们识相。” 红莲这才松了口气:“要是敢欺负本公主,等我出去了,准让人扒了你们的皮,把你们炖汤喝。”

嘶————

此时空气中忽然传来一阵异常响亮的嘶叫声,一条比刚才那条大蟒体型还要庞大数倍的巨蚺缓缓出现在了红莲的视线中。

异常扁大的蛇头令它看上去更加具有攻击性和威慑力,金黄的蛇目左右转动,似乎在寻找合适的猎物,很快它便发现了附近那个家伙。

方才还嚣张跋扈的大蟒悻悻地扭头准备开溜,只见巨蚺以一个极快的速度疾冲上前,咬住了大蟒的七寸,不等大蟒挣扎,直接叼着它左右摔打起来,每一下都重重地砸在树根和坚硬的地砖上,直看得周围一众小蛇目瞪口呆,也彻底割断了红莲脑海里那根紧绷的弦。

“这什么鬼地方!你们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老实点。” 门外传来百毒王不甚耐烦的声音。


石室内充斥着笨重而骇人的闷响声,不停刺激着红莲的耳膜,待周围重归平静时,巨蚺狭长瞳孔里的猎物,已然变成了另一个模样。

红莲慌忙去拉扯一旁巨木上垂下的枝条,试图寻找一个防身的家伙,不料却被倒刺划破了手掌,暗红血痕蜿蜒而下,红莲无暇顾及,使出了全身的力气,终于扯下了一截。

淡淡的血腥味刺激了巨蚺天性里征服的欲望,它扭动着庞大的身躯,势在必得一般,缓缓接近了全神戒备的红莲。

突然,巨蚺目光一转,死死地盯住了一旁盘虬错结的树根。红莲随之转头,只见由杂乱枯藤与树根围成的空隙深处,探出了一条红黑相间的半大小蛇,正吐着信子向她徐徐靠近,一双赤红蛇目幽若萤火,宛若睥睨天下的王者,缓慢而不失优雅。

巨蚺如临大敌般直起了身子,抖了抖头上威风凛凛的蛇冠,两排獠牙在血盆大口里散发出森森寒光。

小蛇瞄了红莲一眼,突然发力蹿上了她的肩头。

“啊……” 红莲低呼一声偏过了头,冰凉的鳞片贴在后脖子上的感觉实在是……不怎么好受。

不过好在小蛇此刻的目标显然也不是她,只见它灵活地蹿到了地上,朝巨蚺不甘示弱地亮出了尖锐的毒牙。

你们自己的矛盾自己解决,别管我,别管我……红莲一边想着,一边悄悄往远处挪去,然而余光瞥见周遭看热闹的一众群蛇,吓得又往回挪了几步。

这边两条地头蛇的对峙剑拔弩张,巨蚺张开血盆大口怒起直攻,小蛇凭借体型优势一个灵活的闪身,从它齿缝中掠过,躲过了巨蚺的第一轮攻势,却被庞大的蛇尾拍到了一边。小蛇突然转身嗖的一下溜进了盘曲的树根缝隙中,巨蚺穷追不舍,然而个头太大钻不进去,只好不停用脑袋咣咣乱撞。

小蛇不断灵活地避开巨蚺撞击的位置,看准时机突然从缝隙中蹿出来缠到了巨蚺的身上,想要伺机咬上它的七寸,谁知巨蚺也不是吃素的,猛力一甩将小蛇拍了出去,狠狠撞到了树根上。

红莲心下一紧,只见小蛇虚弱的伏在地上,缓缓闭上了眼睛。

巨蚺不紧不慢地靠近被拍晕的猎物,猛然被身后突如其来的一棍子打得懵了片刻,它回过头,只见红莲双手紧握着那截长棍,大有一副舍身就义的气势。

巨蚺反身向着红莲游去,就在此刻,原本倒在一旁的小蛇突然睁开了双眼,猛地扑上去咬住了巨蚺的七寸,巨蚺拼死挣扎,蛇尾在地上狂甩乱拍,红莲扔了棍子躲到远处,一颗悬着的心稍稍安定了些。

这蛇还挺聪明

巨蚺看着体型巨大,其实搏斗起来只靠蛮力取胜。红莲不知道的是,这条不起眼的小蛇体内却蕴藏着最为致命的毒素,毒液通过尖利的毒牙渗透到巨蚺的血液中,不一会儿巨蚺便已眸光涣散,一命呜呼。

石室里一场惊心动魄的殊死较量过后,群蛇已然很识时务的臣服于小蛇之下,不敢再来惹事。

红莲这才松了口气,蹲下来细细观察起这条小蛇来。

说来也奇,这条小蛇似乎对自己没有敌意,甚至还为她解了围,从巨蚺口中救下了她。

“你受伤了……” 红莲惊道。

小蛇不甚在意地吐了吐舌头,趴在地上休息。

这时石室的大门突然开了,红莲被突如其来的光亮晃了一下,忍不住抬手遮住了眼睛。

果然是那个臭老头过来了

还有焰灵姬


焰灵姬耐人寻味地看了红莲一眼,没有进来,只是靠在门边上,略微嫌弃地扫了眼杂乱的蛇群道:“看来很快就能见识到你的新毒了。”

百毒王阴笑道:“不愧是我费尽心力培育的赤练王蛇,连盘螭巨蚺都不是对手。”

焰灵姬道:“那条巨蚺来之不易,喂了王蛇不可惜么?”

百毒王嗤笑道:“你懂什么,这是为了炼制独一无二的毒。”

炼毒?

红莲心中一惊

焰灵姬皱眉道:“非用这方法?”

百毒王道:“蠱池里有数百条蛇,它们彼此为食,不仅摄取同类的毒素,生存的竞争也会刺激它们不断增强自身的毒性。活到最后的,必定是最凶最毒的蛇,它就是我提炼毒液的绝佳材料。”

百毒王挥手迷倒了赤练王蛇,眼底透出荧绿色的光:“我的杰作马上就要完成了!”

焰灵姬皱了皱眉,似乎对他的做法不甚认同。红莲怒视着百毒王的背影,一双杏眼水汽上涌,转而望向了门外的焰灵姬。焰灵姬没有作声,只迎上红莲不甘的目光,朝她眨了眨眼,又看了看那条赤练王蛇,转身关上了门。

红莲全身紧绷的神经瞬间松懈下来,声音却微微发颤。“你听到了吗,他们要杀你。或许也会杀了我的……”

小蛇乖顺地伏在地上,眨着溜圆的眼睛看她。

唉,跟它说这些干什么,说到底,我们都只是任人鱼肉的草芥罢了。

人心何其险恶,相较于毒虫蛇蝎,恐怕有过之而无不及。那些朝堂中人又何尝不是如此,为了所谓的名利,不惜相互吞食撕咬,甚至比毒蛇更加残酷冷血,个中手段角逐,比的不就是谁的獠牙更加尖利,谁的毒性更加猛烈么。

一点温热落到地上,瞬间没入了尘土。红莲弯腰抱住双膝,将脸埋到了衣裳里。她还有太多的事没有做,太多的人没有珍惜。

她还不想死


小蛇用脑袋蹭了蹭她的手臂,红莲抬起头,循着它的目光看去。


天窗

红莲一愣

对啊,冷血动物向来不喜群居,而这里大小毒蛇不胜枚举,甚至彼此为敌,不像是训练有素的样子,却又无一逃脱,这天窗定是被做了手脚。果然,红莲凑近一闻,窗沿上浓重的雄黄气味薰得她皱了皱眉,盘踞在她肩上的赤练王蛇更是不敢靠近一步。

红莲弯腰从裙摆上撕下了一片布帛,将窗沿反反复复擦了几遍,确保雄黄的气味几近消失后,这才放下心来。


“你走吧,走得越远越好。” 红莲抬手将小蛇送出了天窗


回到属于你的世界,永远不要再回来。




评论(16)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