铠甲勇士迪迦

懒癌末期脑洞患者

百越那些事(五)

※主百越天团

※CP:天泽x驱尸魔/焰灵姬x红莲

※不定期更新

※画风多变,时间线混乱,想到哪写到哪


上一章→[四]


艰难地咽下了两个包子,红莲恹恹地靠坐在成堆的木桶边,开始思念寝宫的锦被和大床。

好渴啊,早知道就不把茶壶摔了。

这都是些什么事,怎么这么倒霉,偏偏让我赶上了……

今夜发生的种种,实在超出了自己的认知范围,她原先不过因宫禁太过无聊,在御花园里打发时间,然后莫名其妙跑到了冷宫,见到了九哥,再然后,就被一群怪人抓到了这里。


这些人到底是谁

他们把自己抓来是为了要挟父王吗

太子哥哥又被关在哪

沉沉的困意袭来,红莲摇摇头,把所有的疑惑和猜测都甩了出去。

不管了,养足精神最重要。

红莲选了个稍微干净的地方,闭上双眼,抱着手臂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红莲悠悠醒转,仰头看了下屋顶的天窗,窗外夜色浓重如墨,隐约还能看见清冷幽暗的月光,想来天还没亮。

红莲原地活动了一下,果然浑身酸痛,尚未来得及在心里抱怨,只听牢门响动,接着一抹倩影出现在了门外。

红莲警觉地站了起来,顺带拍了拍落灰的裙子。

焰灵姬环顾四周,发现原来地上的包子不出意料的消失了。

“怎么,知道害怕了,特地来放我出去的?” 红莲冷冷道

焰灵姬不禁掩唇一笑

“你笑什么?” 红莲怒道

焰灵姬轻咳一声:“没什么……只是突然觉得,乐观一点也未必不是好事。”

见红莲一副气极失落的样子,焰灵姬眨眨眼,随即抛出了一个好消息:

“请吧,公主殿下,有人来救你了。”



“放开我,我自己会走。”

红莲甩手挣脱了焰灵姬,十分惊喜地发现来救她的人并不是陌生面孔,甚至可以说有些期待。

“是你……”


月下残壁间银发男子持剑而立,周身散发出令人胆寒的肃杀剑意,却已然成为了此刻的焦点,一如初见时那般淡漠的神情牢牢占据住了红莲的目光。

焰灵姬斜睨了她一眼,指尖轻挑,凭空擦出了一簇火光。

“久闻流沙卫庄实力超群,不知是你的剑快,还是我的火快——”

话音未落,利剑寒芒已至眼前,来者速度极快,已然超出了所有人的反应,焰灵姬魅瞳骤缩,全身竟如坠冰窖般动弹不得。红莲只觉自己的心脏漏跳了一拍,下一秒便被一阵强大的力道甩到了一边。

原来他叫卫庄

红莲尚且沉浸在内心的暗喜之中,连摔倒在地的痛楚都减轻了许多,此刻满心满眼都是不远处那个身影,以至于先前他们在说什么全没听清,那句“我不在意”倒成了唯一入耳的一句话。


“等等!”

红莲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这话从那人口中说出来,自己就有种莫名的失落与烦躁。

“你刚才说什么,你不在意我?” 红莲一下子从地上爬起来,全然无视了周围几双警戒的眼神,直接走到了那人的面前。

“我可是堂堂韩国公主。”

……

“我觉得你最好闭嘴。”


此话一出,红莲当场愣在了原地

这是他跟自己说的……第一句话?


空气突然间安静下来,只能听到夜风卷起落叶的沙沙声。

焰灵姬与驱尸魔对视一眼,各自看到了对方眼中的疑惑,就连一旁戒备的天泽也收起了蓄势待发的六条锁链。


“你回去吧,我不会跟你走的。” 红莲说罢又回到了焰灵姬身后,独自站到一边生闷气去了。

“人家可不要跟你走哦,好没面子啊……” 焰灵姬瞟了眼一旁怄气的公主,还不忘顺带把卫庄嘲笑一番。

红莲刚想偷偷观察一下那人的反应,只见天泽朝他掷出了一个东西,尚未来得及仔细看上一眼,那人便收剑转身离去了。


“喂!你给我站住,你不救人啦?” 红莲急忙喊了出来,回应她的却是一个渐行渐远的背影。

可恶......居然敢用这种态度对本公主

红莲看着他离去的方向咬紧了下唇


“尊贵的公主,是不是该起驾回牢房了?”

焰灵姬心情颇好地挑了挑她的头发,看她还依依不舍的站在原地,也不催促,自己先行上路了。



红莲跟在焰灵姬身后不紧不慢地走在乡间小路上,许久,终于忍不住开口道:“你刚才说……他是骗我的?”

此时已是后半夜,残月西沉,林间草丛里的虫鸣声都稀薄了许多。红莲内心的雀跃令她短暂的忘记了此时的处境,尽管已经小心翼翼地掩饰起来,明显轻快了许多的语调却出卖了她。

焰灵姬放慢了脚步,待天泽的背影消失不见,这才吃吃笑道:“男人最喜欢说谎了,明明很在意人家,还要装作一副冷漠的样子。”

走在前面的驱尸魔身形一顿,回头幽幽的瞪了她一眼。

焰灵姬吐了吐舌头,接着打趣道:“怎么,公主殿下情窦初开了?”

“谁情窦初开了,你别乱说……” 红莲偏过头,耳根有些发烫。

“其实说出来也没关系,趁着人生路长,好好把握身边在意的人,切莫等到失去以后才追悔莫及。”

红莲走在一旁,听到这话后不禁转头看向她,只见焰灵姬美艳无双的面容上不知不觉覆上了一抹陌生的哀愁,不过一眨眼的功夫又恢复了先前浅笑戏谑的模样。

“当然,前提是你能活着回去。”

红莲脚步一顿,又是一阵气上心头。

“你少噎我几句会死吗!”

“彼此彼此……” 焰灵姬回头朝她眨了下左眼,红莲的脸颊不争气的红了半边。

什么妖术……


“你要是再啰嗦,就把你用麻绳捆起来让无双提着走。” 驱尸魔在前面忍受了许久这两人的叽叽喳喳,终于忍不住开了口。

“你们敢!” 红莲怒道

“他敢不敢我不知道,我还是挺会怜香惜玉的,你说呢?公主殿下。” 焰灵姬一只手搭上了红莲的肩头,在她耳边调笑道。

“不跟你说话了,哼。”


红莲心里清楚,自己现在是用来要挟父王的筹码,所以他们对她还算客气,可一旦筹码失去了交换利益的价值,自己的小命在这里就一文不值了。现在只盼九哥能力挽狂澜了,反正……那个人那么厉害,一定不会有事的。

只是她不知道的是,自己看似偶然的出现,却为这场博弈增加了许多不可预料的因素。



不知过了多久,天边隐隐泛起了鱼肚白,山野空气宜人,朝露垂叶,鸟雀鸣啼,倒是红莲从未见过的生机景象。


“喂,你们到底要带我去哪?”

走了一个时辰,天都快亮了,腿好酸啊……红莲不悦地踢了下路边的石子以示抗议。

“你不是不要和我说话么?” 焰灵姬头也不回道。

……

“本公主现在改变主意了,不行吗?”

“可惜我不想说怎么办。” 焰灵姬恶劣地挑了挑眉。

“你……敢这么跟本公主说话,你是第二个。” 红莲气得把头扭到了一边,加快脚步超过了焰灵姬。

“哦?那第一个是谁?” 反正此刻赶路无趣,焰灵姬一个瞬移上前,凑到红莲身侧故意逗弄她。

后者脸上浮现出一抹红霞,小声咕哝了一句明知故问,再次小跑着逃了去。


“就快到了,再坚持一会儿。” 焰灵姬摇摇头,笑意盈盈地跟了上去。

女孩子的心思,真是一点也藏不住呢。



评论(7)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