铠甲勇士迪迦

懒癌末期脑洞患者

百越那些事(四)

※主百越天团

※CP:天泽x驱尸魔/焰灵姬x红莲

※不定期更新

※画风多变,时间线混乱,想到哪写到哪


上一章→(三)下


目送驱尸魔离去,焰灵姬转身推开了牢门,不出所料看到了一地狼籍。

焰灵姬缓缓走下石阶,目光游移,环视四周一圈后,定格在了那个女孩身上。对方此时也盯着自己,眼中明显的戒备之色。


“你又是谁?”

红莲万万不愿承认,方才她甫一接触到面前这个女子的目光时,心中居然微微怔了一下。

世上竟有如此摄人心魄的女子

在她的认知里,狐媚妖娆绝对是后宫那些佳丽妃嫔的代名词,好比胡美人和明珠夫人那些个狐狸精,不知下了什么迷药,把父王迷得神魂颠倒的。

但眼前这个女子绝非狐狸精那么简单,她甚至无需施术下药,只一个眼神便可惑乱人心,就连自己一个女人都险些被她勾了魂。

什么妖术


“你是把我抓来的怪人的手下吧。” 红莲勉强定了定心神,开门见山道:“快点放我出去,等我哥哥来扫平你们的时候,不杀你就是了。”


到底还是个孩子,焰灵姬笑了。

其实焰灵姬多少有些羡慕她,至少此刻心里还有个盼头,还能指望有人来救自己。只是希望越大,失望也越大,一味将希望寄托于旁人,未免太过天真,倒不如早些做好最坏的打算。


“公主殿下,你九哥哥虽然机敏过人,足智多谋,而且也帅气俊秀……” 美目流转,出口却成了截然相反的话:“可惜了,并不是我们主人的对手,已经被打败……”

“所以,你也要乖乖听话哦。”


见她无力地垂下了双手,焰灵姬满意地弯了弯唇角,颇有几分恶作剧成功后的促狭笑意。

红莲心下一凛,恍然发觉自己出了一身冷汗。

可恶,差点上了她的当

“好笑,如果我哥哥已经败了,你们为何还要留着我的性命,怕我饿着。” 红莲冷笑道:“难道不是为了用我来要挟我哥么?”

“你不笨嘛……” 焰灵姬回眸一笑,心道自己还真是小瞧了公主殿下呢。

你才笨,你全家都笨!红莲暗自咬紧了牙关,突然一个箭步飞身上前,直直向焰灵姬的位置袭去。空气中的火药一触即燃。

这招擒拿自己可是跟师傅学了许久,拼的就是快准狠三字,不过她显然低估了对手的实力。

焰灵姬一个侧身闪避开来,直接绕到了她的后方,红莲心道不妙,将后背的弱势完全暴露在对方面前乃是习武大忌,不过好在焰灵姬并未打算对她如何,仅凑到她耳边玩味一笑,便旋身退了出来。

一击不中,红莲也不气馁,顺势转身握拳戒备,谁知对方非但不生气,反而学着她的样子摆出即将进攻的姿势,甚至抬手做了个挑衅的动作,让她放马过来。

可恶

红莲怒由心生,再次振作精神,纵身上前施了一套拳法,可惜回回都被对方躲了过去。

哼,有两下子。

红莲迅速收拳反身一踢,不料却被焰灵姬轻松制住,右脚堪堪停在半空动弹不得。

焰灵姬挑眉轻笑,抓住她的小腿猛地一拉,再向外一推,红莲重心不稳,登时惊呼一声,一个踉跄退了回去。


既然如此,就陪你玩玩吧。

焰灵姬单手一撑,不紧不慢地坐到了身后的木桶上,只伸出手指在空中随手一划,一簇火苗竟凭空而现,幽幽漂浮于指尖之上。只见焰灵姬五指齐张,那小小火苗竟倏然间放大了数倍,形成一只炽热火球,那火球宛如寻常玩物般在她手中颠来倒去,浑然不觉灼烫。

又在搞什么鬼

红莲杏眼圆睁,打起十二分精神严阵以待,焰灵姬也不多言,反手将火球挥出,却是朝着她的方向飞来,红莲连忙侧身躲过,再回头时焰灵姬已撑着下巴笑吟吟的看着她了。

还没结束

红莲再次飞身上前,两个身影不约而同地缠斗到了一起,清冷月光透过天窗漏了下来,在墙上映出一双翩跹倩影,衣袂纷扬间更像是一场舞蹈,是花与火的交锋,没有兵刃相接,没有刀光剑影,却热烈得让人移不开眼。

一边处处进攻,锐不可当,一边时而防守,见招拆招。二人互不相让,如此你来我往了十几个回合后,红莲终于将焰灵姬逼到了角落。

身后已无退路

就是现在

红莲心中暗笑,一拳蓄力既出,怎料焰灵姬孑然不动,只以一个出乎意料的速度直接握住了红莲的脉门,硬生生将对方全力一击的攻势拦了下来,红莲登时一愣,只见自己的拳头堪堪停在对方身前一寸,进退维谷。还未来得及挣脱,焰灵姬已绕着手臂缠到了她的身上,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她动作奇快,如同一条灵活的水蛇,将红莲牢牢围绕,愈收愈紧。

焰灵姬轻笑一声,突然伸腿勾住她的腰用力一带,顺势顶上了她的膝弯,将红莲整个人绊倒在地,自己则用臂弯扣住了她的脖子。

方才红莲只看到周身黑影环伺,无从出手,待她反应过来时,已被压在身上的焰灵姬死死制住,动弹不得。


青丝拂散,落得几缕暗香氤氲,飘过背脊时带来些许陌生的撩人痒意。

那人指尖火焰离自己的脸颊不过一寸之遥

胜负已分



(下)


红莲,是一种什么样的花?


在红莲仅有十几年的记忆里,自己从诞生伊始便是尊贵的韩国公主,韩王的掌上明珠,父王和哥哥们对她百般呵护,皇宫里所有人都疼她宠她,吃穿用度没有一样不是最好的。就在前几天,自己还在抱怨寝宫的床榻不够柔软,御衣局送来的裙子款式太老气,还有花园石桌上那张画也没来得及收好……

唉,现在还想这些做什么,莫名其妙被抓来关在这个鬼地方,随时都有性命之忧,别说山珍海味,现在连馒头都吃不上了……红莲眼底的愤怒与不甘逐渐暗淡,她最终还是向后退了一步,以免周围的火墙燎到裙摆。


这个人到底是谁


在过去十几年的岁月里,从未有人问过她这个问题,也从未有人告诉过她,红莲是一种什么样的花。且自己虽名号红莲,却向来不喜红色,比起成熟热烈的赤红丹朱,女孩子嘛,总是更加偏爱粉色的。不过,倘若这次福大命大得以脱身,一定要找父王问个清楚,为何当初要给自己赐名红莲。

待她许多年后再次回想起来,方才明白,所谓红莲,不过是一个称号罢了。


“当然是很美很名贵的花啰。”

输人不输阵,管他是谁呢,胆敢劫持堂堂韩国公主,等我出去后一定要你们好看,红莲心里暗暗道。

此刻红莲心里其实也没个底,即使知道现在激怒对方并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可话到嘴边却不由自主的刻薄起来。没错,身为王室成员,必须不卑不亢,宁折不弯,红莲公主自我安慰道。不过好在那个“怪人”和他的手下都对她展示出了足够的耐心。


火焰化作红莲

绽开在地狱深处

烧尽所有残存的灵魂


这是一种复仇之花


复仇之花?

什么复仇?跟谁复仇?这都什么跟什么,等出去后一定要让九哥铲平你们的老巢来为我复仇!……

红莲内心独白十分精彩,面上还保持着佯怒的姿态,直到周围的火焰渐渐熄灭,牢房里又重新恢复了平静。


那个女人说得对,现在必须保持足够的力气,否则不等九哥找到这里,自己就先倒下了。

浓重的黑暗席卷而来,红莲闭着眼睛适应了一会,蹲下捡起了地上的包子。

有点脏

不过……现在也热乎了



焰灵姬亦步亦趋跟在天泽身后离开了牢房。

直觉告诉她主人今天不大对劲,刚在冷宫碰了钉子,现在居然风平浪静。

一定是把气都撒到某人身上了

焰灵姬唇角轻弯,眼底流露出同情的目光。


另一边刚刚醒转的驱尸魔打了个喷嚏,低头瞧了瞧破碎的前襟,认命地爬起来换衣服去了。





评论(4)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