铠甲勇士迪迦

懒癌末期脑洞患者

百越那些事(三)上

※主百越天团

※CP:天泽x驱尸魔/焰灵姬x红莲

※画风多变,时间线混乱,想到哪写到哪

※不定期更新

上一章→[二]


尽管一路上都在心里抱怨,但在进屋时,驱尸魔还是轻轻握住了法杖上摇晃不定的铃铛。

风过无声

这里就像那座囚禁他十三年的牢笼一样,寂静得可怕,却又让人不忍惊扰。

座上那人此刻正闭目调息,连平日里阴邪冰冷的轮廓看上去也柔和了许多,如同一条巨蟒盘据在自己的领土上,暂时收起了可怖的獠牙。

一步

两步

缓缓走近

他知道,蟒蛇无论何时都危险至极,即使是在睡梦中。

但他甘愿落入这个危险的陷阱


被那幽深的光芒吸引着,忍不住去靠近那片冰冷的领土,殊不知自己已然跨入了雷池,正不知死活地试探一头猛兽的底线。

斗篷下的双眼遥遥映出两团猩红的混沌,狰狞如斯,却令人心甘情愿为之伫立。

良久

混沌中猛然浮现一道血色幽茫,如同盘古开天时茫茫黑暗中涌现的第一束光亮,刹那间以摧枯拉朽之势朝他袭来,猛地盘上了他的肩膀。

“呃……”

驱尸魔瞬间被暗红发锈的锁链提着离开了地面,法杖脱手甩到一边,铜铃磕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打破了无边寂静,幽幽地回荡在大殿里。

不远处那人恍若未闻,依旧闭目盘膝而坐,隐约见得一缕与众不同的黑色雾气萦绕于顶,极阴极寒,正随着本尊运功的路径不住盘旋。从此时驱尸魔半空中的视角看去,那黑雾恰好遮住了座上男子的面容,朦胧间什么都看不真切。

寒气顺着锁链蔓延到他的全身,裸露的皮肤不禁泛起了细小的颗粒,驱尸魔下意识地颤抖,却因被紧紧勒住而动弹不得。

又过了许久,久到他几乎忘却了身上被禁锢的痛楚,以及此刻依旧悬空离地的艰难处境。细长的锁链牢牢缠住他的胸膛,久而久之让他感觉有些喘不过气,却依然紧咬牙关,没再发出任何声音。

锁链前端的蛇头在空中肆意游走,俨然一副观察猎物的姿态,蛇头上一双狭长赤红的蛇目,正散发着来自幽冥的萤萤血光。驱尸魔甚至可以感觉到蛇口中青黑的獠牙堪堪擦过自己颤栗的皮肤,以及凑近时喷吐在自己脸颊上的冰冷蛇信。

周边墨色的黑雾逐渐散去,巨蟒在黑暗中缓缓睁开了双眼。


驱尸魔的兜帽又歪了,遮住了左眼,但此刻他显然已无暇顾及,只能用一边眼睛凝视着黑暗中那个身影。

遥不可及

心底莫名泛起一丝黯然,闭上双眼的瞬间,锁链却松开了。

驱尸魔猝不及防地掉了下去,正好摔在地上的法杖边,落地时碰到铜铃,又是一阵清脆诡异的招魂之声。

“别动。”

驱尸魔下意识想去握住铜铃的右手猝然僵在了半空

主位上低沉的声音穿透了黑暗,声音的主人却不曾看向这边一眼。

也好

不知自己此时何等狼狈

铃声渐渐安静下来。驱尸魔缓缓垂下右手,方才所有的痛楚登时一齐发作起来。低头一看,胳膊上已被锁链勒出几圈紫红的印记。

“过来。”

与方才几无二致的语气,却是一向寒彻骨血的冰冷。

驱尸魔动了动手臂,手肘以上的部位似乎已无法抬起,呼吸间胸腔也在隐隐作痛。

察觉到他的异样,天泽皱眉看去,只见那人双臂颇不自然地垂在两侧,此刻正撑着酸麻的腿脚勉力站起,一如既往将神情掩盖于宽大斗篷之下,只露出下颚一截苍白瘦削的轮廓。

心下涌起一阵无名邪火,两条盘据在双臂上的赤红锁链瞬间疾飞而出,环住了那人的腰,另一条前端的蛇头则衔住了地上的蛇形法杖。

不等驱尸魔反应过来,自己已被锁链带到了天泽跟前。

“主人?”

无视他询问的目光,天泽操控锁链将一人一杖甩在了身后的长座上。

好在太子府的座榻既宽敞又舒适,猛然摔在明黄色的软垫上,倒也不觉疼痛。

“主人,你的伤……”

他想起方才在冷宫与韩非对峙时突如其来的异样

没有等到回答,也在意料之中

罢了,如此应该是无碍了。

驱尸魔伏在软垫上,小心翼翼地转过头去,眼前则是近在咫尺的宽厚背脊。

在他的认知里,这个身影生来便理应受世人所仰望,那人似乎拥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巫术,一个眼神便能摄人心魄,让人为之臣服。

也让他甘之如饴



评论(12)

热度(82)